雪花飘零羽毛飞
2019-11-22 21:27:28
  • 0
  • 0
  • 9
  • 0

雪花飘零羽毛飞

⊙文/张晴(黑白梦幻)

1

夜里,一个梦。

梦里,一群白色的影子飞来飞去,旋即,影子坠落,化作羽毛,在风中,飘飞,携着冷冷的寒意,若冬雪,挥不去,直到醒来泪湿枕巾,恍然明白,我该为它们写点什么了,否则,梦将永不散,心也终不安。

我要写的是一群白鸽,一群多年以前的26只白鸽。

当年,我每周骑着单车行七、八里地,往返于县城和乡村学校之间。一路上空气鲜润,风景迷人,尤其令人欣喜的,是总能看见一群白色的鸽子从我头顶上飞过,它们美丽的身影,常常勾起我无尽的遐思与幻想。

鸽子洁白的羽毛,让我联想到自己身上的白色连衣裙;鸽子无忧无虑的样子,一如我青春不知愁滋味的模样;鸽子在天空自由飞舞的身影,恰似我渴望飞翔的心。我甚至想着想着,就仿佛看见自己真的长了一对美丽的翅膀,与鸽子一起,或栖息在高高的屋脊上,或欢快地穿梭于蓝天白云间。

2

那群白色的鸽子,是学校的校长养的。

校长姓熊,名超。长得圆头圆脸,身材也很粗壮。作为一个校长,一点也看不出有儒雅之气,初见他时,我感觉他像一个没文化的粗鲁大汉。但他对待鸽子,却别有一番情趣与细致。

鸽子的家,紧贴在熊校长的屋檐下,巨大的一只木箱子,外观被涂上了漂亮的颜色,一个网状的小窗户及拱圆型的门,看得出都是精心制作的,箱子内壁用装饰布包了一层,底部特意铺了一层柔软的麦草,看上去既舒服又美观。因为这个独特而让人称赞的鸽子窝,我不禁对鸽子的主人,也多了一份好感。

鸽子们每天都会在乡村学校附近的天空下自由飞翔,更多的时候,它们在我的职工宿舍斜对面的那座高大的瓦房屋脊上整整齐齐排成一长行晒太阳,或打盹或用嘴巴修整自己的羽毛。我在宿舍内伏案工作时,只要我抬头从窗户望出去,就能看见整整齐齐站在屋脊上的鸽子们,那,实在是一道令人赏心悦目的美丽风景,它们的羽毛在阳光下发亮,犹如一道圣洁的光,照得我眼里心里也光明透亮,盈满快乐。

每天临近黄昏,鸽子们很有规律地飞向它们的窝,享用主人在窝前平台上为它们准备好的细碎的米类或谷类,还有清水。它们啄米和喝水的样子煞是可爱,我常常站在一旁呆了似的看它们进餐,它们美丽生动的模样,让我心生无限爱怜。有时,我抓把米在手心,鸽子毫不犹豫会飞到我手上来啄,有时还有鸽子飞到我肩膀上,友好地停留一会儿或歪着脑袋看着我,仿佛在说“我认识你呢!”这使我非常开心而感动。我甚至常常出神地想,《圣经》中为诺亚方舟衔来橄榄枝的不就是这些精灵一样的美丽鸽子吗?鸽子从来都是和平的象征,而此刻,站在我臂腕处或肩膀上的鸽子,让我心生特别的柔软与安和,更让我从心底深深赞美创造了这个神奇世界的伟大上帝。那些日子,我差不多每天傍晚都守候着它们进晚餐,直到天黑目送它们全部进窝休息。

翌日清晨,看着它们精神抖擞的从窝里出来,面对初升的太阳,它们急不可待地打开翅膀,呼啦啦一声,转眼间就翱翔在空中了。它们一边飞翔,一边变化着多种好看的造型,那样一种自由无束、自在逍遥而又彻底舒展的姿态,看的人好生羡慕,同时也让我感到无限遗憾,遗憾自己这辈子是人,而不是那一群白鸽中的一员,不能像它们一样自由自在的在蓝天白云下舞动着翅膀,吟唱和平之歌。

3

我第一次在自己的窗台上,撒下一些米粒时,那群鸽子,仿佛有某种神秘感知似的,就飞来了,它们毫不惊诧,也不客气,一会儿就把米啄光了。有时候,鸽子的主人不在,即使渴了,它们也好像懒得飞到后院去喝主人给它们准备好的水,而是亲近又依赖地望着我发出“咕噜、咕噜”好听的声音来。因此,我也常常凉一些白开水,只要听见“咕噜”声响起,我就在一个扁长而又浅的大盘子里倒满凉白开,看着它们喝。有人说,鸽子喝水不让人看,但这群鸽子,在我面前喝水,样子非常坦然,完全无拘无束,就好像很乐意让我欣赏似的,看着他们,我心里,充盈了语言无法表达的满满的快乐。

它们吃饱喝好后,总是感谢似的从我眼前或从我宿舍的窗前飞来飞去,或者索性落在我的窗台上,嬉戏一番,然后飞走。说是飞走,其实依然没有离开我的视线,因为它们又整整齐齐的站在那座大瓦房的屋脊上了,它们圣洁的身影,就会重新照亮我的眼睛,柔软我的心。

尤其让我感动的是,这群鸽子,似乎有非常强的感知能力,只要它们的主人熊校长进城,它们便呼啦啦起飞,像是为主人带路似的,一路低空飞行至达县城主人的家里。而主人返校时,它们又一路守护归来。

后来,我要去省城读书。就在我离开乡村学校的那天下午,26只白鸽,仿佛也已感知,它们突然扑闪着美丽的翅膀,呼啦啦一下向天空飞去,继而又俯冲下来,在我头顶上空盘旋、飞舞,忽高忽低,忽远忽近,一路追随着我的自行车,像佑护天使一样,把我送到了县城,最后又在我头顶盘旋许久才依依飞走,望着它们在天空中渐渐变远变小的白色影子,我吃惊于它们超凡的灵性,心中平添了几许伤感和忧愁。

4

省城的校园生活,是美丽多彩的。我也常常看到许多穿白色衣裙的少女,在花园的亭子间,在绿色的草坪中,在图书馆的台阶上,在宽敞的操场里,散步的,聊天的,读书的,嬉戏的,她们无忧无虑快乐自由的身影,总使我禁不住想起遥远的那一群白鸽。

偶尔的,我也能在城市的上空,看见几只灰色的鸽子从头顶匆匆飞过,但它们更加重了我对家乡那群白鸽的思念。

终于放寒假了,一回到家,我就急切地向妈妈说很想念那群鸽子。妈妈很理解地笑笑说:你想那些鸽子,就骑车去乡下看看吧!

选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骑车直奔乡村学校,去看那群天使一样的鸽子。

一进校门,远远的,我就看见只有3只鸽子在冬日的阳光里,栖息在我曾住过的宿舍门前那排高高的房脊上。它们相互紧依在一起,好像在打盹,又似在发呆,看见我也好像不认识一样。我心想,毕竟是冬天,也许是它们感到寒冷吧?再想,鸽子毕竟是鸽子,它们总不至于像小狗一样跑来迎接我并快乐地舔我的手臂吧?何况,它们已经差不多有半年时间没看见我了,不认识也是应该的。

可是,怎么只有3只鸽子,其它的呢?

我有点疑惑,于是快速跑到后院的鸽子窝里去看。我看到在鸽子主人的窗台上,胡乱的扔着十几根酷似鸽子翅膀的羽毛,我不禁紧张地想:鸽子怎么了?病了?受伤了?还是遇到了什么不幸?

5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冬天的日子,那个对我来说黑色的星期天。

我怀着关切而又有点郁闷的心情,去了鸽子主人熊超校长的房间,因为我心里憋了许多关于鸽子的话想要对他说:

鸽子怎么只剩3只了?

那窗台上的羽毛是怎么回事?

如果,如果鸽子真的遭遇了什么不幸,还希望校长您不要太伤心太难过……

然而,走进熊校长的房间,看到的却是让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景象:

熊校长满面春风地坐在锅灶前,嘴里哼着愉快的小曲。他一只手上抓了厚厚的泥巴,正往另一只手上的一个略呈粉红色的肉乎乎的有点像童子鸡的东西上抹,灶台上放着两只已经抹好了泥巴的黑褐色的东西。校长的身上、腿上、地上,散落着许多洁白的羽毛,还有点点艳红的血迹。

一看那洁白、柔软而细致的羽毛,我断定那一定是鸽子的。既然羽毛是鸽子的,那么已经被涂了泥巴和正在涂泥巴的有点像童子鸡的东西,也一定是鸽子了。

由于事情太突然,我又呆又傻地站着看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事先想好的那些话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哎呀,稀客,稀客,进屋坐吧,呆会儿你就可以尝尝我用灶灰烫的鸽子肉了,简直太香了!啧啧啧……”他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对我说。

“鸽子是怎么死的?”我竟然如此木讷地问。

“嘿嘿,当然是我杀死的,不过,还没有完全死,半死不活的时候烫出来才更香,你不信?呆会儿我再杀一只,叫你见识见识我让它们半死不活的宰杀技术!”他不无得意的说。

直到现在,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少去的鸽子全都让他给吃了?

那一刻,我的心情复杂极了,吃惊、难过、害怕……还有心底难以抑制的愤怒和深深悲哀。

我甚至忘了那一天,我是怎样走出熊校长房间的。我只记得他把手中裹好泥巴的鸽子向滚烫的锅灶里塞去的那一瞬间,鸽子还做了一次最后的挣扎,然后就听到了一串十分剌耳的“滋啦滋啦”声,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我才想,那天我事先想好的话,尤其是希望校长不要太伤心难过的安慰之语,幸亏忘了没说,否则,那可真是太高估了鸽子的主人,同时也对我予以极大的讽刺。

6

离开鸽子主人的房间,我回头再去看那剩下的3只鸽子。失去了那么多同伴,它们显得格外孤独,它们之所以紧紧地依在一起,大概是在彼此寻求一种保护吧?我向它们招手,我唤它们,可它们好像压根儿没看见我似的。

那一刻,我祈求上帝授予我鸟类的语言,让我和它们对话,让我告诉它们,它们在笑眯眯的主人面前,将是多么的危险。

那一刻,我多想变成一只白鸽,像大雁引路一样,领着那剩下的三只鸽子飞走,远远地,永不再回来。

可是,遗憾的是,我既不会鸽子的语言,也没有鸽子的翅膀。望着那最后的3只鸽子,它们稀疏的身影,在我眼里显得异常孤单落寞,或者无可奈何。我心中仿佛结了一千个疙瘩,压得我呼吸困难,仿佛整个人都在一点一点往下沉。

无论我怎样招手呼唤,那3只鸽子,始终都是一副懒的搭理的麻木状。

也许,也许它们早已看破红尘:它们每天吃着、喝着、睡着,就是为了养肥身体,最后光荣的以生命,以骨肉饲养它们的主人── 一种理直气壮无所不吃的叫做人类的食肉动物吧。

在返回家的路上,我脚下松软乏力,车子蹬得极慢。去时还阳光明媚的天空,归来时却飘起了雪花。

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我的头上、脸上,轻轻地,冰凉地。

我觉得那不是雪花,那是鸽子的羽毛,或者眼泪……

那26只白鸽,那一群美丽纯洁的影子,它们让我欢喜,让我忧伤,让我怀念,让我常常在夜里做梦,梦醒之后泪湿枕巾。

许多年以后,写下这段文字,算是我对那一群白鸽迟到的纪念吧……

新书预告:张晴最新散文集《心中盛开的向日葵》

期待众亲们暖心支持!!!

预定购买此书请加微信:443198455(请添加时注明订书)

作家张晴-百度百科链接: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C%A0%E6%99%B4/594334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