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回忆(组图)
2019-05-19 17:04:46
  • 0
  • 3
  • 22
  • 0

        在我内心,我发现,童年回忆,其实,既意味着舌尖上的美味,又意味着魂牵梦萦的乡愁的味道! ——题记

童年回忆

⊙文  ∕  张晴(黑白梦幻)

歌曲:《我爱北京天安门》

电影:《少林寺》

电视剧:《情义无价》

偶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

歌星:邓丽君

动画片:《草原英雄小姐妹》

零食:一毛钱能买5片糖腌干梨片,后来就没有卖的了;数数卖的一毛钱15颗炒大豆,后来一直论斤买了。

奢侈零食:1.4元一斤的蜂蜜蛋糕和4元一斤的石记点心,只有在过中秋、过年这样的大节时才能吃到,平常嘴馋很想吃怎么办?需要自己攒好长时间的零花钱才能吃到。

小吃:酿皮、粉鱼、甜坯儿、尕面片、浆水面、肚丝汤、炖炖儿、凉粉、麦索儿等等,每一样,都化作长大离家后的乡愁。

几乎每天都吃的食物:土豆(家乡称洋芋),既当主食,又当副食,差不多每个孩子都是吃土豆长大的。对土豆的热爱及其吃法的丰富,我在散文《土豆情人》中,均作了详尽的表白与描述。

野生水果:野草莓,这种草莓个头只有小拇指蛋儿大,但口感无与伦比,仿佛能让味蕾开花似的,它留在唇齿间的美好滋味,远甩我们现在常见的温室种植的大个草莓好几条街。初夏时节,山坡上长满了这种上帝恩赐的美味,不怕辛苦的人,自己就可跑到山上去采摘,无瑕采摘的人,在小城的大南门自由市场(该市场如今已经撤掉了)就可买到。卖草莓的大都是农村女子,她们要么挎着一竹笼草莓,要么背着半竹篓草莓,有些小姑娘卖的草莓,不是一颗一颗采摘的,而是用剪刀连着枝叶剪下来后,再用草绳扎成一束一束整整齐齐码放在竹笼或背篓里的。我家离大南门市场只有几十步距离,妈妈知道我超爱草莓,常常会买回来一竹笼或半背篓,一部分让家人趁新鲜吃掉,一部分用白糖腌起来慢慢享用或做成罐头留着过年。我更喜欢扎成束的草莓,因为握在手里就像鲜花一样浪漫而美丽,不仅可以观赏,可以和小伙伴一起玩时当礼物或当过家家时的道具,玩的尽兴时,还可揪一颗塞进自己或伙伴的嘴里,当作奖赏。另一种非常甜的野生水果叫檬子(官名叫刺泡儿或覆盆子),金黄色的,大小跟野草莓差不多,长相酷似旧社会老太太们戴的帽子,它们也长在山坡上,成熟时间比草莓晚一个月左右,因为它们枝叶带刺,采摘起来远没有草莓容易,一不小心就会将手指划破。这两样野生水果,都已是我终生难忘的美丽乡愁。

家电:一台较大的红灯牌收音机和一台能放唱片的留声机。另外还有一支装三节电池据说是能照到月亮上的手电筒。家长的收入:妈妈是居委会主任,工资不到100元,爸爸是高级会计师,工资比妈妈的多,究竟多多少不太清楚。

居住:独门独院,房间多,园子大,多种花草与蔬菜被一大圈金黄色的向日葵围着,那是童年的天堂。

幸福:被爸爸一次次地抛上天花板又被接住,既惊又怕又喜的笑声绕梁不绝。爸爸温暖的大手每天为我揉揉总爱闹蛔虫的小肚子,至今想起,仍然感到甜蜜的幸福与父爱。

交通工具:脚,还有被爸爸背在背上行走时的舒坦与快乐。渐长时,偶尔能偷偷学一下爸爸最心爱的飞鸽牌自行车。邻里:和睦得如一家人。无论谁家包了饺子或做了其它好吃的,都会给各家送一碗。

最丢人的一件事:国庆联欢会,5岁的我,代表全居委会的小朋友,在小城的广场舞台上竖起脚尖跳《白毛女》,结果北风也没吹,雪花也没飘,而我穿的大棉裤却殷情地掉下来了,惹得台下人哄笑不止,此事一直被传为最糗的笑料。

最得意的事:一口气背诵40多句毛主席语录,因此常常从居委会大院的一个解放军叔叔那里得到甜甜的奶糖吃。

第一次最恶毒地骂人:一直不知道外婆姓什么,偶尔从大人的谈话中偷听到外婆姓何。一次,外婆又惹我生气,我哭喊着极具报复性地骂她:“何奶奶——何奶奶!”外婆一听,拿了手中正在做鞋的大针,迈着三寸金莲走过来说要缝我的嘴,我边跑边声音更大地骂:“何奶奶——何奶奶!”心中充满了无尽报复后的快感,我想我可能是把世界上最恶毒的话骂出来了吧。

行窃:半夜偷看妈妈洗澡,挨了一顿揍;偷抹姑姑的雪花膏,挨了一通骂。

家庭活动:读书、爬二朗山、洮河边玩耍,尤其是冬天,洮河河床上漂浮的洮水流珠,如宝石似珍珠,晶莹剔透,灿烂迷人,让我幼小的心灵开始懂得欣赏大自然的美丽与神奇。

家务:帮外婆到水缸舀水,水没舀到,自己却先掉进了缸里,好在水缸不算太大,因此也没有请司马光来砸缸就被邻居给倒着提出来了。

父母所做的最难忘的一件事:从没看见爸妈吵架,只看见过他们不说话。一次,妈妈带我去值夜班,半夜爸爸去接。一路往家走,好黑好长的夜路,他俩却不说一句话。本来爸爸背着我,但我却突然从他背上挣脱下来,然后蹲在地上不走了。他们停下来左问右问,我就是不吭也不动,后来被问急了,我才委屈地扔出一句:“谁叫你们不说话呢?”他俩先是愕然片刻,接着就笑了,然后他们就说话了。再然后,我又回到了爸爸的背上,听着他们像平常一样说说笑笑的声音,我一放松就睡了过去。什么时候到的家?我已经不知道了,也不重要了。

爱好:玩,听不到大人声声呼唤,决不主动回家;6岁开始被妈妈送到全县有名的武术师傅马万青处学练武术,从此一练10年,致使武术成为伴随我生命初期最执着的爱好。

入学的第一天:被老师管了一上午,下午就不想再做学生而想当老师了,并捡了柳树条握在手里,像教鞭一样挥舞。恶作剧:不知不觉,总有同学被用纸条给衣服的后面贴上长尾巴,长尾巴的在前面走,其他同学们就跟在后面窃笑。同学:常常互相赠送礼物,又常常因矛盾而反悔欲要回来,因为赠的大多是吃的东西,所以彼此总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给我吐出来!”对方会很霸气地回应一句:“茅坑里取去!”如果彼此矛盾再激化一点,无论谁,只要能够“骂”出对方父母亲的名字,那另一方一定会感到天塌地陷般的伤心、痛苦和绝望。

红领巾:真以为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

打扮:穿了一条公安蓝布做的喇叭裤,被美术老师当作反面人物在黑板上画了一副漫画。穿了一双绿色高跟鞋,被校长和班主任分别找去谈话,最后终于脱下了。

最显摆的一件事:全县六一儿童节运动会之前,被各小学轮流请去教授武术剑法《初级剑》。

印象最深的课文:《社戏》。那时也被大人带着去看戏,看戏的感受与文中“我”的感受极为相似,我常常在唱戏人张大嘴唱一个“啊……”字时睡过去,待我一觉醒来时,台上人还在继续唱那个“啊……”字。可是后来我却成了秦腔戏迷,还差一点就成了唱戏的人。

除夕夜:雪花飘飘,烟花不绝。大地是白色的,天空是红色的。

娱乐:跳房子、打沙包、捉迷藏、踢踺子、跳皮筋、抓石子、过家家、翻跟头、倒立、跳绳、爬树、把毛巾长长的绑在胳膊上演戏。偶尔也和大点的男孩子们在沙土里玩打仗、炸雕堡之类的游戏,几场下来,不仅灰头土脸,谁都不认识谁了,就连衣服口袋里、鞋子里都装满了沙土。玩得一身脏,但却很快乐。

哭老婆:所有游戏,玩得最投入的要属哭老婆——游戏必需在春天进行。春暖花开时,有一种好看的小飞虫就落在了各种叶子的背面,它们的身材比蚊子大比苍蝇小,长相秀气体形苗条,记得它们的眼睛和身子是金黄色的,翅膀、头和头上的两条细长的角都是黑色的。它的翅膀宽而长,黑又亮,溥如纱,看上去犹如披了一件斗篷一样,形态十分美丽可爱。也不知道它们真正的名字叫什么,反正我们都叫它“羞羞蜂儿”。

游戏开始,我们首先要捉许多“羞羞蜂儿”放在一个纸盒子里,然后观察它们谁和谁最好最亲密,确定以后就将最亲密的两只“羞羞蜂儿”单独放在另一个用蜡笔涂漂亮的盒子里,再然后给它们撒上各种撕得很碎的花瓣举行婚礼。小朋友们的手,哪里还有个轻重?常常是婚礼还没有完全结束,那一对“羞羞蜂儿”就必有一只已经奄奄一息了,我们把奄奄一息的那只称之为“老婆”。

接下来,我们就又忙着给奄奄一息的那只“羞羞蜂儿”操办丧事了。事先准备好的更小的一只小纸盒,里面铺上树叶后,将那只快咽气的“羞羞蜂儿”放在里面,再在上面盖一层树叶,然后许多小手就在地上坑挖,待坑挖好,一切入葬的准备都做好时,那“老婆”早已死得直挺挺好的了。再接下来,我们就一起动手埋老婆了。小朋友围上一圈,边埋边哭,一开始是假哭,哭着哭着就变成了真哭,声调长嘘短叹,口中念念有词:老婆啊,你死的好惨啊,呜呜呜呜,老婆啊,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呀,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哭到伤心处,有的小朋友竟哭倒在了“老婆”的坟堆上……

本来是以快乐的喜事为目的而开始的游戏,不想却以悲伤的哭声而告结束。

人生之事,有时亦如此。

        

          
                     

张晴最新散文集《心中盛开的向日葵》

期待众亲们暖心支持!!!

预定购买此书请加微信:443198455(请添加时注明订书)

作家张晴-百度百科链接: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C%A0%E6%99%B4/594334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