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说刘震云的话,着实有点过份了
2018-06-10 20:31:43
  • 0
  • 2
  • 89
  • 0

         

崔永元说刘震云的话,着实有点过份了

        ⊙文 ∕ 张晴(黑白梦幻)

                               1

近日,由崔永元掀起的舆论热潮愈演愈烈,不断发酵的结果,连他自己也未曾料到。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我认为,发酵到目前调查明星们偷税漏税及曝光娱乐圈乱象的结果,当然是好事。娱乐圈的腐败、黑暗与邪恶力量,早就该引起国家的关注和惩治了。动辄几千万的收入,吃瓜群众们拼命一辈子连做梦都不敢梦到。极度的贫富差距,严重割裂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损伤着老百姓作为人的尊严。作为公众人物的明星们,毫无节操炫富、极力追求奢侈品的歪风邪气,引领、影响并败坏着整个社会风气。

难得崔永元,撕开黑幕,或许能为丧失良心的人们,敲响一声觉醒的警钟,无论如何都应该为崔永元点赞。

                            2

不过,在崔永元掀起舆论高潮的过程中,他对刘震云的极端评价,未免有点过份了。

这两天,我重又看了一遍几年前刘震云做客“小崔说事”电视访谈的两人对话,无论如何,都觉得他们俩人是一对相互欣赏,思想和精神层次同频道,甚至是能够在灵魂层面进行深度交流的好朋友。崔永元的书《不过如此》,还请刘震云给写了序。可是现在,崔永元却说刘震云“渣”、说他没有“良知”、没有“悲天悯人”情怀等等诸多有失公正的话,正因这些指责甚至指控的话,使一向在大众视线中口碑很好的刘震云,突然在网上遭受了几乎毁灭性的口诛笔伐。网友中的绝大多数人,没有独立思考,跟着瞎起哄,幸灾乐祸谩骂,火药味极其浓烈,大有一种从此致刘震云于死地的很邪乎的躁动。
    这,真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两个曾经彼此欣赏的朋友,关系撕裂到如此地步,也让人不禁替他们感到深深惋惜。
    说实话,崔永元和刘震云,都是我很欣赏的人。虽然,我只见过崔永元一面,那是在几年前,我应著名京派画家马海方的邀请参加一个画展,因为崔永元特别喜欢马海方的画,而他也拜师学画鸡,所以在那次画展上,我不仅观赏了崔永元画的四幅一组的鸡图,也见到了他本人。当时我感觉,他跟电视上没什么两样,他说话妙语连珠,极其幽默,颇具特色的一脸坏笑的崔氏表情,惹的在场的人无不开心地笑。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崔永元对马海方说:“我以后要像马老师一样画一个长卷,上面就画一只鸡,其它的地方都由马老师您补满了,然后署上咱俩人儿的名。”话音落,众人再乐。

崔永元从《实话实说》开始,到后来的很多节目谈话以及与方子舟打嘴仗,他的话风,一向都集调侃、调皮、实在、率直、聪明、睿智、幽默、尖锐、犀利为一体,让观众在捧腹的同时喜欢上他和他无与伦比的幽默,并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平民主持人”。

而在中国作家中,刘震云被公认为“幽默大师”,2018年4月13日,刘震云在法国大使馆,获得“法兰西共和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并被一些国外评论家称为“中国最伟大的幽默大师”;同时,他也是中国作家中被公认的“平民作家”。
    崔永元和刘震云,两位同样有着幽默智慧和平民气质的公众人物,本该是难得的惺惺相惜的灵魂知己,却突然在公众面前结了仇恨,而且让吃瓜群众推波助澜拉深了仇恨。我忍不住再一次为他们俩人的友情破裂感到非常惋惜。

古人曰:四十而不惑。在我的理解里,过了四十的人,看问题应该更客观,说话也应该更有分寸。从这个层面讲,窃以为,崔永元在情急之中,论断刘震云的那些话,于情于理,都实在,实在,既有失客观,也有失分寸。当然,我特别能理解电影《手机》给崔永元所带来的伤害与焦虑,但是,作为“中国名嘴”,作为掌握着别人完全不具备的得天独厚媒体资源和煽动力与杀伤力并具的公众人物,崔永元还是应该稍微注意一下针对刘震云的措词。
    我在想,假如,崔永元在此次偏执论断刘震云前,暂时想想静静画上一只他酷爱画的鸡,或许,他的话会客观柔和、公正委婉得多吧?
    只可惜,已经没有这种假设了。

                              3

今天一大早,有个未谋面的微信朋友,忧心忡忡的给我发来了一句话:

“刘震云老师走到今天不容易啊。但愿他早点度过舆论杀人的这个险阻时期!”

发这句话的朋友,是刘震云的读者兼粉丝,他读完了刘震云的所有作品,也因他读了我曾写刘震云的万言长文后,将我私加为微信好友,并曾向我表达过他对刘震云及其作品一腔由衷的喜爱之情。

事实上,这几天,总有微信群友对我说,刘震云这次受的责难和伤害有点重了。凡说这类话的人,都是认真读过刘震云作品的人。

我跟刘震云老师一家人,认识20多年了,我不仅有感而发写过刘震云,也写过他的太太——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中国第一位专职公益律师郭建梅大姐,因为她用法律援助之手,20多年执著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奉献大爱,影响和促进了中国多部法律的立法和修改,可堪称中国的特蕾莎修女 ;还写过他们的女儿刘雨霖,一个同样关注底层百姓生活状态,拍摄朴实无华电影的年轻导演。
    正因如此,很多曾读过我文章的读者,这几天也都对我说起刘震云,好在,他们的态度,总体都出于一种对刘震云的关心。

                            4

在中国文坛,刘震云一度是被公认的“平民作家”,他之所以拥有大量读者,正是因为他用手中的笔,专注书写着底层百姓的生活,他的作品中,既有深沉的良知、又有宏大的悲悯情怀、更有非常接地气的为老百姓摇旗呐喊的平民气质,无论是《故乡》三部曲、《温故1942》,还是《一腔废话》、《一句顶一万句》、《我叫刘跃进》、《我不是潘金莲》等。他也是从最底层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作家,是一个字一个字勤奋踏实写出来的作家。
    当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刘震云面对的一直都是退稿,退稿,再退稿,每退回来一稿,他的太太郭建梅都看着很心疼,都会忍不住哭,她甚至曾恳求唯一的一位还算欣赏刘震云的杂志编辑,让编辑劝劝刘震云彻底放弃写作,别再坚持了。可想而知,那种境地得有多难。但是,刘震云不听劝,依然坚持写。他还对郭建梅说:我一定成功,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成功。

最后,他终于成功了,可见他的成功多么来之不易。至今,刘震云的家里,还保存着两大箱子见证他一路走来极其不易的退稿。

我又想起今天一大早,那个微信朋友发来的那句话:

“刘震云老师走到今天不容易啊。但愿他早点度过舆论杀人的这个险阻时期!”

是啊,刘震云老师走到今天,真心不容易。
但是,毒语如刀似剑,“舆论杀人”也真得很凶险。
我也祈愿刘震云老师早日度过舆论危机,进入安心写作的状态。
刘震云的作品会说话,希望那些在网上恶毒谩骂刘震云的人们,还是抽时间认真去读读他的所有书籍,也去看看由他编剧的颇具悲悯情怀的电影《1942》和《我不是潘金莲》吧。

话外,假如这世间有惊喜,我倒期冀,有朝一日,同样具有幽默智慧和平民气质的崔刘两位老师,能够尽弃前嫌,重归于好,给欣赏他俩的人们,一个惊艳的花好月圆。

作家张晴-百度百科链接: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C%A0%E6%99%B4/594334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